2021-07-17 与其说是躺平,不如说是被撂倒

社会上长久以来存在着一种误解,那就是激烈的竞争必然有助于提升行业水平,大家在你追我赶中各显其能,这样整体业务水平就都上来了,其实未必。

竞争确实可能提升一个行业的水平,但严格来说,其实是适度的竞争才会提升大家的水平,当竞争超过某个临界限度时,它会反过来形成对行业内从业人员的透支和压榨,进而会造成行业水平的普遍降低。

您就好比说,国内很多博物馆的讲解岗位是根据工作量来安排补贴与考核的,你每个月讲解多少小时数,决定着你能否拿到补贴,以及在年终考核时能得到什么评价,但能兑换成补贴的接待任务和年终考核中的优秀名额其实是有限的,很多讲解员会把工作中几乎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来争抢这些有限的好处,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其实完全没有额外的余力再去沉淀新的知识和思考,看样子好像是竞争的挺激烈,但其实根本来说就是对讲解员时间精力的透支和压榨,人会被这种竞争长期困死在一个低水平中不得脱身,切实提升业务能力反倒成了空谈。

再好比说,我之前接受一个杂志媒体的电话采访,等记者把对话转成文字稿后发给我一看,我都傻了,文章写的是前言不搭后语,满篇错别字,还有很多对我原话的曲解,我说这稿子肯定不行啊,于是就让对方改,对方改了半天以后又给我传了一新版,我打开一看,还是乱七八糟莫名其妙,我之前画出来的错别字那记者也没改全,我就说这稿子你也别登了,咱这事就此拉倒吧。

事后我就犯嘀咕,心说如今这社会竞争到底激烈不激烈?要是不激烈,为啥会有那么多人选择躺平?要是激烈,为什么业务能力这么差的人也能端记者这碗饭?

后来,我一问业内人士才知道,我的稿子只不过是那记者手里N份工作中的一个,那一个记者恨不得干八个人的活,忙到脑袋冒烟屁股着火,上厕所恨不得都得跑着去,仿佛被老板塞进榨汁机里,自然没有什么额外的精力好好处理我这个采访,有人说别揽这么多活不行吗?不行,他们团队里有KPI管着,有其他同行的竞争,在这种每个人都急赤白脸的氛围中,大家就都跟着一起瞎划拉,很多对内容有追求有坚持的记者心灰意冷,纷纷离开这个环境,整个行业水平也就朝着拉胯去了。

包括现在网上很多媒体号也是,你能强烈感觉到它们那种因为激烈竞争而表现出的急赤白脸和不顾一切,还有那种实在没有内容可发也要硬发的勉强,然而,大家都在硬发,你就必须一起,你要是端着,就很可能在竞争中被边缘化,最后消失,整个环境就是如此沉沦的。

无论对于哪个行业来说,保障从业者们有余力去追求去积累,去实现自己在业务上的理想,这个行业才更有昂扬向上的可能,然而,今天这种剧烈到不健康的竞争正在用压榨透支一个个从业者的方式来拉低整个行业的水平,我们对此却无能为力

 

=================================

 

看吴军老师写的一篇文章提到,AlphaGo最开始学围棋的时候,参考了人类高手的棋谱,但后来发现,人类的围棋经验其实会将AI教坏,升级版的AlphaGo Zero不再使用人类对弈数据,反而变得更厉害了。
我不知道AlphaGo Zero是否真的一点人类下棋经验都没继承,如果是真的,那就太让人沮丧了,人类几千年来摸索出的对弈经验被证明是拖后腿的东西,一个算法高明且算力充沛的AI靠自我反馈就能摸索出围棋这门技艺的极限,围棋过去所承载的那种追求最优取舍之道的深邃哲思,似乎在意义的层面上消失了,如今被AI打成了一个“只要开心就好”的普通游戏。
我就怕将来有一天,AI发现所谓的文学其实也不过是个数学问题,人类之前的写作经验也一样是拖后腿的麻烦东西,那些被视为不可替代且弥足珍贵的细腻情感,能够被AI轻易复现,然后流水线一样地呈现出震撼人心的伟大文章,那时候文学就会陷入虚无,写作说不定会变成一种犹如宗教仪式般的行为。
文学沦陷之后就是音乐,音乐沦陷之后就是美术,总之人类那些不可名状又充满朦胧的表达,全都被总结为数学问题,然后一一破解,文化在整体上变成了一种拖后腿且没意义的东西,人类最终又回到了单纯地进食、交配、繁殖的状态里去,忘记并拒绝再思考意义为何物,就好像人类这个物种刚出现时的样子。
最后,我们会发现,人类这个物种在生存方式上走了一小段弯路,但很快就又走了回去,一开始是啥样,最后还是啥样,如果置身于这一小段弯路中,我们会觉得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但在更大的时间尺度来看,这就真的只是一小段弯路而已。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以盗版加工为主,原创为辅,意在分享,收藏,记录工作中的点点滴滴。不代表任何组织,不代表任何商业机构,也不代表我个人所有想法。
心晴客栈 » 2021-07-17 与其说是躺平,不如说是被撂倒

发表评论